觀念平臺-CPPA的融資風險及挑戰

觀念平臺-CPPA的融資風險及挑戰

對此,除合理的風險分攤機制外,也考驗着銀行從業人員,如何從契約內容、締約主體信用狀況等面向完整評估,以確保CPPA具備融資可行性(bankable)。

林美照健康频频亮红灯 肠道20肿瘤竟罹「原位癌」

成了怪物皇太子的未婚妻

一般而言,CPPA包含實體(physical)與財務(virtual)兩大類型,實體型CPPA又可依據直供、轉供的差異區分,亦即綠電是否經由臺電輸配給用戶;若屬轉供型態,費率則另需包括支付給輸配電業之費用,如電力調度費、轉供電能費等。至於財務型CPPA,實際上並不牽涉電力買賣,較偏向電力虛擬交易或選擇權的概念,在國外常被企業應用於財務或避險操作。然而,財務型CPPA成立的前提必須電證分離,與臺灣採行的電證合一制度不同,因此國內迄今尚未出現財務型CPPA。

CPPA議題之所以會浮上臺面,主要是受惠於2017年的《電業法》修正,使綠電除了由臺電以躉購費率保證收購20年之外,還可以透過CPPA的簽訂,直接銷售給有需求的企業,理應能爲電力市場開啓更多交易選擇。惟CPPA的條款設計、細部內容執行及供用電雙方談判,涉及能源、法律及財務等跨領域專業,是以國內實際案例仍少,且集中在如臺積電等少數大型企業。

再者,跟躉購制度下的PPA相比,CPPA架構亦較爲複雜,以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的範本爲例,至少就有如憑證、介入權、特殊風險等條款,未見於現行的臺電PPA。要知道PPA是銀行用於判斷專案是否具融資可行性之重要基礎,然臺電PPA架構相對單純,條款多屬技術性及計費規定,比如銀行業向來關切的介入權就不在其中。如今CPPA儘管讓融資銀行得行使介入權,但銀行要如何找尋具備電廠經營能力與經驗的承接者,恐又是實務運作上之一大挑戰。

上述介入權問題,不過只是冰山一角,事實上過往把電賣給臺電,所謂的承購商風險(off-taker risk)幾乎無需考慮。畢竟臺電爲國營事業機構,即便財務實力雄厚如臺積電,其風險承擔能力也不見得完全跟臺電齊平,遑論一般企業。因此,銀行若依據CPPA承作專案融資,就必須把相關風險悉數納入考量,研議因應對策並形成具體條款,逐一反映在融資契約當中。譬如購電方本身的營運,以及財務能力,能否履行長天期的CPPA?倘若無力履約,甚或綠電市價遠低於契約費率,誘使購電方故意違約,銀行如何確保債權?可否徵提連帶保證人?

面對CPPA的潛在融資風險,固然可以考慮從現有的保證機制着手,例如中小信保基金、國家融資保證中心等,針對CPPA研議新的保證專案,藉此分攤貸款期間可能發生之風險、減輕非預期性衝擊。然則,信用保證制度終究屬於外部機制,要降低授信風險以達債權保障目的,關鍵其實仍然在於銀行內部是否有了解CPPA運作模式、辨識潛藏風險的專業人才。

2024领第三势力选总统? 柯文哲妙回6字

當然,人才不會從天降落,需要透過培訓逐步養成,讓訓練成果能解決實際問題。有鑑於此,建議從CPPA實務課題切入培訓規劃,譬如綠電市場現況、購電能力評估、CPPA內容解讀、違約理賠設計等,使從業人員能充分掌握CPPA內涵,據以確認CPPA具融資可行性,從而開發相對應之專案融資產品。特別是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在即,CPPA可望是政府與業者的力推方向,國銀如具備CPPA放款專才,對承接區塊開發商機應當有所助益。

《其他股》和润8月营收双增 前8月同创新高

陌生大妈「抱新郎大腿」跪讨红包 没要到不松手 宾客全傻眼

苗栗狮潭乡庆祝农民节 钟东锦邀民众品尝柑橘、草莓